我总是爱他的

这风,一定是那时的

今早,一梦忽醒,突然就想起了上初中时妈妈叫我起床上早自习的情景,总在睡梦中被妈妈叫醒,尽管每次都订了闹钟,那时侯啊总是在想,妈妈就不困吗?醒的那么早,比闹钟都准时,还一度抱怨过妈妈。现今,妈妈哪里是不困,大抵是太不放心担心我迟到啊。

在那一个个微风习习或是寒风凛冽的早上,我是一次又一次的经过了学校前面的那座大桥,如今想来,不管当时是那样的如何,现今总有一种阳光明媚的感觉,我不知道我是否怀念了,总觉有一种莫名的孤寂或幸福感,我不得而知。

我没有开灯,赤脚走到了窗前,打开窗户,伸出了脖子,微风吹乱了我额前的发,我总觉得这时的风一定就是那时吹过的,不然怎会那样的一样。

妈妈好像还在睡觉。

而当我写完这一切,...

仿若是得到了一些,就想要的更多了啊

好一个陈国沈岸

就是不喜欢别人也喜欢上我喜欢的东西

如果我喜欢的人喜欢我该多好。

不剪短发永远不知道自己有多美。

你说烟雨微芒,兰亭远望;后来轻揽婆娑,深遮霓裳。你说春光烂漫,绿袖红香;后来内掩西楼,静立卿旁。你说软风轻拂,醉卧思量;后来紧掩门窗,漫帐成殇。你说情丝柔肠,如何相忘;我却眼波微转,兀自成霜。

1 / 2

© 狂图 | Powered by LOFTER